• 2013-06-25

    戛纳每张作品后面都有深刻的情怀与故事 - [创意潮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adwayne-logs/234646549.html

    2013年,朱伟幸(Polly)首次受邀担任戛纳创意节设计类评委,同时JWT中国也有多幅作品入围,可谓双喜临门。6月19日,戛纳天气宜人,阳光灿烂,在影节宫4楼的媒体中心,广告门邀请她对其评选的设计类作品谈谈看法。

     


     
    朱伟幸团队的戛纳金狮子

     
    设计作品的数字化趋势
     
    为评选奋战了整整5天的Polly略为疲惫,但谈到刚刚评选出来的设计类作品,她马上来了精神。“综观设计类作品,我们20多位评委都被作品中一个共同特点深深打动:数字化。传统设计作品更多讲究形式和表现力,在今年的戛纳创意节中,许多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,都与数字化有关。”Polly刚坐下,就打开了话匣。
     
    今年的设计类全场大奖是一家超市的年报《THE SELFSCAN REPORT》,由德国慕尼黑Serviceplan设计公司创作。年报的传统形式是印刷出版的,厚厚的一本,里面收入、支出、成本等数据林立,艰深专业,一般情况,只有基金经理和资深律师才会深度阅读。但Serviceplan把它设计成可供二维码下载的电子书,不仅每位股东可以轻松下载,一般消费者也可以扫过二维码之后,对它进行随意阅读或者品头论足一番,彻底颠覆了年报高度浪费纸张的现象,并增加了互动性。所有评委都被这个作品折服,并给予它全场大奖。

    设计类别全场大奖作品:THE SELFSCAN REPORT

     
    每张金奖的作品后面都有深刻的情怀和故事
     
    Polly说,每一张作品后面都有一个故事,戛纳组委会严密的准备工作使作品的全面维度得以立体展现,评委们在现场不仅可以看到作品实物,还能通过组委会发放的PAD对每一个作品的BRIEF、背景介绍等资料进行随时调阅;每个服务人员耐心地回复评委们的疑问,除了必不可少的讨论、投票环节,评委们的程序被固定化了,由此节约了无谓的精力浪费。
     
    有一张金奖作品,来自印度,画面是巨幅父亲的素描,原因是作者父亲得了老年痴呆症,作者怕迟早会失去父亲,就把父亲的面部细节全部用铅笔素描下来,希望藉此可以留住父亲。还有一套印度作品,是用麦秆拼接成的农民画像,画像自然生动、主题则触目惊心:不要再让麦秆夺走他们的生命。在印度,每年有3万名农民因为贫穷自杀,《印度时报》借此作品呼吁:不要再失去农民的生命了。
      


     
    平面类别金奖作品:FARMERS’SUICIDES

     
    评选过程严谨、专业
     
    今年的设计类作品有2000多件,20多位评委分为四组,每组评委用三天的时间要从500多幅作品中选出获奖作品,再用一天时间从获奖作品中选出金银铜作品,最后用一天的时间评出全场大奖。Polly说,影节宫里,媒体中心里来自全球各地的的报道人员是很辛苦的,但评委们也是十分辛苦的。
     
    情怀和灵魂,是作品之间的差距
     
    问及中国设计作品与本次戛纳设计类获奖作品的差距,Polly说,主要在于作品的灵魂,每个作品的情怀是最重要、也是最能打动评委和消费者,但她看到的不少中国乃至其他不能入围的作品,最缺少的就是作品后面的灵魂,形式也许很巧妙、很漂亮,在主题的选择和策略推理上,中国的创意人还需加油。
     
    《宝贝回家》背后的故事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
    JWT北京作品《宝贝回家》获得今年戛纳移动类别的金奖,为中国代表队拿下在戛纳的第一座金狮子,在接受我们恭喜的同时,Polly细细向我们讲述了这个作品的诞生前后背景:志愿者张宝艳创办了一个全国性的志愿者队伍,寻找失散儿童。得知这个工作性质后,JWT创意团队很快就加入这个活动,最后讨论出一个极为聪明的做法:为失散儿童进行人脸识别,只需2张照片,志愿者就能为失散儿童鉴定人脸是否相像,从而得出宝贵的线索。在同事这个项目的设计和推广时,包括Polly在内,组员们全部为失散儿童们的遭遇掉过眼泪。目前的工作,每月至少能找到一位失散儿童,使得推广团队既有成就感,又有紧迫感。
     

    移动类别金奖作品:MISSING CHILDREN

     
    寻找失散儿童,是目前最难进行和完成的社会工作之一。公安局部门需要跨地域协作才能有效率,尚且难度极高,社会人士是否也可以出一分力?数不胜数的失散儿童数量委实让人触目惊心。薛蛮子前年在微博发起的“随手拍照解救失散儿童”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。全国热心人士一起行动起来,这个社会顽疾才有可能得到根除。
     
    APP上的人脸识别技术是高科技,张宝艳和JWT团队想方设法、花了不少代价从专利拥有者沿用过来,对于未来难题,Polly认为是执行力,目前只是识别,她和团队的野心,则希望这个技术能彻底让失散儿童有重新返回父母怀抱的机会——这是下一阶段需要重点去做的工作。
     
    聊了一个小时,Polly说,终于有时间可以去楼下逛逛作品和论坛了,然后就悄然消失在人群中。

    来源:广告门

    分享到: